遵義:而今邁步再跨越

作者:本報記者 蘇望月 通訊員 李杰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19-09-30

  

  本報記者 蘇望月

  通訊員 李杰

  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毛澤東《憶秦娥·婁山關》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近百天日夜兼程,一支頭戴八角帽、身著灰軍裝的隊伍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直把貴州近半山水行遍。

  挺進遵義城、激戰青杠坡、攻占婁山關,嘹亮的沖鋒號在烏江畔、赤水濱響起,一場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的偉大轉折在這里發生,一面面鮮紅的旗幟在尋常百姓家門口招展,在逶迤磅礴的山嶺間飄揚。

  遵義,2000多年前,夜郎國的南風從此吹過;80年多前,“敢教日月換新天”的壯志豪情在此激蕩揮灑;如今,紅色基因的傳承不止,奮力攀高的志向仍在。“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這片熱土正不斷跨越前進道路上新的“婁山關”,努力實現追趕超越,邁向更美好的未來。

  “絕不給老一輩抹黑!”

  遵義,一座見證長征路上偉大轉折與勝利的紅色之城。毛主席不僅在此寫就了一首《憶秦娥·婁山關》;多年后,還專門為它題寫了一幅字。

  “‘遵義會議會址’是毛主席一生中為中國革命舊址留下的唯一一幅題字,也是我爺爺平生最自豪的事之一。”提起遵義會議紀念館首任館長孔憲權的往事,已過不惑之年的孔凡茂仍是一聲接著一聲“爺爺”喊得格外親切。

  作為新中國成立后最早建立的21個革命紀念館之一,遵義會議紀念館并無樣板可循。幾年間,孔憲權和同事們“摸著石頭過河”,從修繕會址、整飭環境,到沿著長征路線輾轉黔、滇、川近50個市、縣收集資料文物,再到親赴北京懇請毛主席為紀念館題字,事無巨細親力親為,力爭盡善盡美,讓承載見證偉大歷史轉折的地標精彩亮相、重煥光芒。

  1930年,19歲的孔憲權在老家湖南瀏陽加入紅軍,經過數次反“圍剿”硝煙炮火的磨礪,待部隊挺進貴州時,他已是紅一方面軍紅三軍團四師司令部一名經驗豐富的偵察參謀了。

  1935年1月,遵義的天氣還很冷,在第五次反“圍剿”與湘江戰役失利陰云的籠罩下,中國革命的前路也似風雪彌漫。“廣大干部逐漸覺悟到這是排斥了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正確路線,貫徹執行了錯誤的路線所致……”根據劉伯承《回顧長征》中的記述,及時撥正船舵、校準方向是彼時軍心所向。

  1月15日,在曾是黔軍師長柏輝章私人官邸的二樓一角,一場會議正隱秘而激烈地召開。經過2天3夜發言討論,會議最終做出四項重要決定,包括選舉毛澤東同志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取消“三人軍事團”,仍由最高軍事首長朱德、周恩來為軍事指揮者等。

  會議的精神傳達到部隊中,全軍振奮,好像撥開迷霧,看見了陽光。然而,振奮之中的孔憲權或許沒有想到,遵義會議一個多月后,他人生的轉折點也將到來。

  1935年2月,為擺脫敵人圍堵,紅軍部隊從云南扎西揮師東進,二渡赤水,重返遵義。彭德懷為軍團長的紅三軍團接到攻占婁山關的作戰任務。在與敵人激烈交戰的過程中,時任十三團作戰參謀的孔憲權右腿胯骨不幸被多發子彈擊中,他翻身滾入水溝咬牙繼續作戰,直到被抬上擔架……

  最終,由于傷勢較重,孔憲權被安置在遵義畢節地區就地養傷,傷愈后,他靠做泥瓦匠維持生計。

  新中國成立后,孔憲權向老首長楊勇、蘇振華寄去信,表示腿部雖有殘疾,還是希望能為組織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1953年,他開始擔任遵義會議紀念館籌備委員會秘書;1955年,被任命為遵義會議紀念館館長。

  長征的親歷者成為長征的記錄者、講述者,孔憲權對紀念館的重視、理解、付出非旁人能及,因此也被鄧小平稱作遵義會議紀念館館長“最合適人選”。

  去世后,他的骨灰被安放在紅軍烈士陵園青松堂,長眠在了遵義:這個自己曾轟轟烈烈革命、兢兢業業工作的地方。在這里,他走完了屬于自己的長征路。

  受到長輩影響,在孔家,傳承紅色基因、講好遵義故事是一場人才輩出的“接力賽”。據孔凡茂介紹,家里13位孫輩中有5位從事紅色文化旅游相關工作,他本人在遵義紅色旅游(集團)有限公司任職。

  “我要求自己和子女坐得端、行得正,絕不能給老一輩抹黑!”在孔凡茂心中,雖“個子不高、腿腳不好”,爺爺是位真正的硬漢;雖“話不多”,爺爺以身作則的教誨歷久彌新。

  每年都有眾多全國各地的游客前來遵義瞻仰革命圣地,在了解長征歷史、聆聽長征故事的過程中,紅色基因融入更多人血脈、紅色記憶根植更多人心間,最終轉化成為激勵每個人不負先輩犧牲、努力不懈奮斗的強大精神動力。而正是因為有革命重大事件在此發生、紅色傳奇故事在此流傳、不朽長征精神在此屹立,遵義在新時代實現追趕超越也多了一份底蘊、添了一份底氣。

  “當年紅軍住在我家!”

  “蜀鹽走貴州”,歷史上貴州本地無鹽,吃鹽大多靠四川。在川鹽入黔必經通道之一——仁懷市長崗鎮,一座修建于清光緒年間的黔北風格四合院矗立街角。早年間,許多鹽商在此打尖歇腳,四合院經常是一番車水馬龍、客商云集的景象,“李家大棧房”由此得名。

  1935年3月12日晚,李家大棧房迎來一批特殊的住客。“‘毛委員’和他的警衛員住在上廳堂屋右側的兩間耳房,堂屋里開會他是第一個發言;左側耳房與官房分別住著一位長滿大胡子和一位戴著眼鏡、雙目炯炯有神、滿臉英氣的中年紅軍干部。”晚年憶及當年情景,李華光總是不厭其煩地向兒子李富書講起“紅軍住在我家”的故事。那時13歲的李華光和家人并不十分清楚這批住客姓甚名誰,來自哪里,去往何方,只直覺這是一群“干大事”的人。新中國成立之后,他終于明白,當年投宿家里的是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這時距二渡赤水、婁山關大捷結束不久,三渡赤水正在行進當中。

  2006年,作為“紅軍四渡赤水戰役舊址——長崗毛澤東住地舊址”,李家四合院被確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2年,國家文物局批復了對舊址的修復方案。

  “那時家家戶戶、山前山后都有紅軍戰士,他們在長崗留下許多足跡,除了毛主席住居舊址,還有馬店會議會址、紅軍醫院遺址等。”長崗鎮黨委書記楊云飛介紹道,長崗積極推進紅色小鎮建設,目前正按照“小而特”的總體規劃,抓緊23個項目建設、實施文物周邊征拆和修繕、完善配套設施、加大招商引資。

  這邊長崗紅色小鎮建設緊鑼密鼓,那邊婁山關景區已是人頭攢動。

  長空橋、雁鳴塔、百丈梯、西風臺……走進婁山關景區,仿佛走進那首《憶秦娥?婁山關》中。眼里是云海漫漫、林海莽莽,胸中是波瀾起伏、思緒萬千。婁山關管理處主任吳曉濤表示,以前人們慕名前來,發現看點貧乏、設施落后,總是免不了有些失望。2016年,婁山關景區啟動建設,以主席的詞句詩情對“閑置”的生態景色進行“包裝”;完善游客接待中心、停車場等配套設施;在景區內修建婁筍公路,可從山腳陳列館直通山頂觀景臺……多項工程接連上馬,2018年,婁山關景區迎來近150萬游客,是之前的5倍。

  避暑旅游是婁山關景區的另一大特色,7、8、9月份有不少重慶游客來此休閑小住。在一間板橋特色黃燜雞餐館,老板葛志燕告訴記者,自己家原本住在景區內的山上,一家人靠種玉米、外出打工過日子。景區建設時,他家從山上搬下來,“拆遷還房”得了一套房,現在上層住人,下層做生意。“我家餐館生意挺紅火,人多的時候得提前預定。開店不到一年,到現在收入七八萬元沒問題。相比以前種地,真是高了很多!”葛志燕高興地說。“背靠大樹好乘涼”,婁山關景區吸引力與客流量不斷提高,百姓真正得到了實惠。

  記者從遵義市委宣傳部了解到,目前遵義正以“全景域體驗、全方位開放、全社會參與”模式,助推紅色旅游邁上新臺階。其中,遵義會議旅游區、婁山關旅游區、四渡赤水旅游區均屬重點打造的紅色旅游精品景區。

  2018年,遵義全市紅色旅游景區接待游客4501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297.33億元,分別比上年增長28.04%和26.9%。“紅色旅游是遵義旅游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帶動地方經濟發展的有效途徑。一大批從事旅游活動的機構和個人,在創造自我財富的基礎上也提高了地方財政收入。”遵義市財政局有關負責人表示。

  “這是一條英雄河,也是一條美酒河!”

  “這是一條英雄河,也是一條美酒河!”在遵義,這是有關赤水河最普遍的介紹。

  1935年1月28日,青杠坡戰斗打響。由于判斷敵情有誤且兵力分散,紅軍未能實現殲滅尾追敵人的目的。當天下午,中央軍委召開緊急會議,決定立即主動撤出戰斗,暫緩從瀘州、宜賓之間北渡長江的計劃,輕裝西渡赤水河。四渡赤水由此拉開序幕。

  一渡赤水,擺脫被動;二渡赤水,避實擊虛;三渡赤水,調敵西進;四渡赤水,跳出合圍。“金沙水拍云崖暖”。最終,經過3個月的周旋較量,1935年5月初,紅軍巧渡金沙江,取得戰略轉移中具有決定意義的勝利。四渡赤水出奇兵也被毛主席稱作“平生得意之筆”。

  緊靠赤水河東岸的茅臺鎮是紅軍三渡赤水主要渡口所在地。這個黔北小鎮在當時便以“酒”而遠近聞名。

  時光荏苒,酒香依舊。尚未抵達,在山間已能嗅到一股濃郁醇香。走進“中國第一酒鎮”茅臺鎮,遠處青山重重,赤水河穿橋而過,一間間直營店、銷售公司、品鑒館沿河岸依次排開,如此畫面頗有些“水村山郭酒旗風”的意境。

  在茅臺鎮第二大釀酒企業——國臺酒業的釀酒車間里,黃褐色的酒糟分幾處堆作小山。方形窖池旁,幾位年輕工人正在攤晾翻鏟蒸過的酒糟,車間里溫度高、濕度大,他們只得脫去上衣揮汗如雨。“醬香白酒釀造工藝包括‘兩次投料、九次蒸煮、八次發酵、七次取酒’,有30道工序165個環節,講究的是‘釀制雖繁必不敢省人工,品位雖貴必不敢減物力’。”提及“用心釀好酒”始終如一的工匠精神,國臺酒業負責人語氣堅定。

  堅守傳統與銳意創新并不矛盾。近年來,國臺酒業等白酒企業積極探索機械化、智能化生產,包括創新制曲技術,穩定微生物群落;建成機械化釀造生產線,由機械制曲逐步取代人工制曲,采用封閉式管道數字化管理輸送基酒;創新紅外檢測技術,開發智能品酒系統等。“上述嘗試將有效改善傳統生產過程中存在的‘重體力、高耗能、模糊化、費資源’問題。”該負責人表示。

  一壇好酒不僅愉悅味蕾,更滋潤經濟發展。據介紹,白酒產業在仁懷市、遵義市工業增長、財政收入、經濟發展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下一步,仁懷市將進一步強化龍頭企業引領、升級仁懷經開區平臺、培育醬香白酒集群、升級營銷拓展市場,同時注重規范酒類企業生產經營秩序、健全行業標準體系,努力打造世界醬香白酒生產基地。

  這里是酒香陣陣,那里是茶園青青。

  湄潭是貴州省第一茶縣,“湄潭翠芽”“遵義紅”是湄潭茶代表。2018年湄潭茶葉總產量達6.87萬噸,產值達48.2億元,茶葉綜合收入120億元。“優勢在茶、希望在茶、出路在茶、成敗在茶”已成為全縣共識。

  不僅僅局限于種茶,近年來,各鎮(街道)開始謀篇布局新的“茶文章”。湄江街道金花村便是此中的佼佼者。

  “以前我是站在村口眼睜睜地看著游客路過金花村不作停留……”村里有好茶、有生態,卻沒有“流量”,村支部書記馮燕青看在眼里,急在心里。2015年,金花村實行“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成立了金花村股份經濟合作社。接著,按照一、二、三產業融合的思路,在種干凈茶、優質茶的基礎上,成立大清溝鄉村旅游合作社,首先在大清溝村民組開始了“茶旅一體化”探索。

  “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當年,一座名為“七彩部落”的休閑農莊在金花村大清溝建成開放,色彩斑斕的房屋與周圍茶園相映成趣。4年過去,這里已經成為湄潭熱門打卡地之一,游客們在此住宿、嘗鮮、喝茶、散步,享受一份“多彩”的悠閑。

  現在的大清溝,家家戶戶除了種茶,還開餐館、開客棧、參加文藝表演,每年還有一定的土地流轉金與分紅收入。“有‘七彩部落’成功經驗在先,其他組也開始積極挖掘特色,農民畫、紅軍文化……2018年,金花村接待游客120萬人次,人均純收入19680元,其中七彩部落村民收入近40000元。”馮燕青說。

  “走,到湄潭當農民去!”這句口號在遵義很是知名;來到金花村,“我是一個幸福的農民”幾個大字在茶園中矗立,格外搶眼。當代農民愛農業,懂經營,不僅勤勞肯干,且充滿慧心巧思。

  拉動經濟增長,充實財政稅基,帶動居民增收,酒、茶等主導產業和特色優勢產業的蓬勃發展為遵義新時代追趕超越提供了產業支撐。現在的遵義,不僅有熠熠生輝的歷史,更有腳踏實地的當下、富饒美好的未來!

小黄鱼烧烤赚钱不 闲来麻将长沙麻将 幸运赛马全天计划在线 英超历届冠军及排名 httpwww.宝博棋牌 陕西11选5前三直选 网赚任务平台 王者捕鱼怎样才能赢钱 手机血流游戏 新疆11选5一定牛 网上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