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的花兒別樣紅——新疆財政廳政府采購管理辦公室主任井斌駐村扶貧側記

作者:楊文君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19-10-25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國慶期間,記者撥打了新疆財政廳政府采購管理辦公室主任、駐村扶貧干部井斌的電話,等待鈴聲里回蕩著激動人心的旋律。

  十一假期,井斌依然堅守在新疆和田洛浦縣恰爾巴格鄉格加喀爾克村的扶貧一線,在電話里,他和記者談起村里的情況,產業扶貧、生活脫貧、思想“摘帽”……這些詞不離口。

  借力財政政策譜寫產業扶貧樂章 

  “背靠黃土面朝天,交通閉塞資源少。”這是格加喀爾克村的真實寫照。格加喀爾克村位于新疆南部,屬于我國深度貧困地區,無山無河,卻傍著一片沙漠,一年中三分之二的時間都是浮塵天氣,肺病是這里村民們的常見疾患。該村距恰爾巴格鄉政府大約11公里,離縣城約19公里,耕地面積3525畝,人均耕地卻只有1.7畝。環境惡劣、資源匱乏、交通阻塞等先天不足的原因讓這里的人們飽受貧困之苦。

  2018年1月,井斌接到上級指示,來到格加喀爾克村負責組織扶貧工作,擔任該村的第一書記。面對“一方水土難以養育一方人”的現實困境,井斌決定從產業扶貧著手,先讓村民們的收入多起來,腰包鼓起來。

  牛、羊、鴨等這幾樣養殖業是當地的主要資源,根據該村養殖傳統,建立農民合作社,取代傳統客商采購,形成穩定收入來源,這樣的想法縈繞在井斌的腦海中。然而,資金的問題卻阻礙了“夢想成真”的道路。辦法總比困難多,井斌和駐村工作隊的成員走訪農戶,認真調研,終于想出了一條出路,即“扶貧資金+貧困戶自籌+入股分紅”。以2018年建成的肉鴨合作社為例,新建10座鴨棚,200戶村民紛紛入股,貧困戶自己入股8000元,扶貧項目補助8000元,項目完成后每戶每年可分得紅利4000元,這樣一來,村民兩年就可以回本。

  “合作社以村民自愿入社為前提,納入自治區建檔立卡貧困戶范圍的村民,享有優先入社權。目前合作社已吸納了32戶貧困戶。駐村工作隊將產業脫貧和資產收益脫貧相結合,通過合作社規模化運營實現資產收益,幫助社員脫貧致富。建立了牛養殖業、肉鴨養殖業和特色種植業‘三產業’,以及帶動全村黨員、帶動合作社社員、帶動建檔立卡貧困戶‘三帶動’的循環產業鏈,按照貧困戶的能力和意愿將全村317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納入不同的產業項目收益。”井斌向記者介紹道。

  當地村民麥麥提明說:“現在,羊也好的呢,牛也好的呢,鴨也好的呢。農民合作社好啊,參加農民合作社后,有技術有能力的人帶著我干,收益比以前多得多,這是往常沒有的事情。”

  “國家精準扶貧要求的是‘六個一批’,我們還多加了一個,形成了發展產業、土地清理、異地搬遷、轉移就業、生態補償、社會保障兜底和教育扶持七大扶貧項。”井斌告訴記者。

  2018年,格加喀爾克村接受了13個財政補助項目,共計710.4萬元。除了奶牛、羊、鴿子、食用菌等合作社帶動貧困戶脫貧項目,還包括扶貧車間、便民市場、安居富民、搭建小拱棚、搭建葡萄架等項目。

  談及財政部近日印發的《關于運用政府采購政策支持脫貧攻堅的通知》《政府采購貧困地區農副產品實施方案》的兩個文件時,井斌有所遲疑,指出了當地信息化程度應用不高、農產品價格大幅下降的現狀。“現在只有駐村工作隊的成員可以熟練應用計算機,另外,像大家所熟知的核桃,今年的單價與去年相比下降了一半兒,到農戶這里收購,價格會壓得更低。”扶貧干部們向記者反映道。

  “您知道嗎?新疆財政廳已新建了政府采購電子化平臺,全國性的貧困地區農副產品網絡銷售平臺也即將上線,可以幫助農副產品拓銷路,新疆其他一些貧困地區可以參與其中了。”當記者提到這些政策紅利時,井斌連忙說:“好好好,我這就聯系聯系,探索著來。”

  傾聽民意民聲創作生活脫貧贊曲  

  產業開拓,財政加持,當地人民的口袋日益鼓了起來,但如何讓他們的生活也富起來,扶貧干部們又是“一針一線”串起了村民所需,生活之要,落實了一系列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建設。

  “夜黑風高,伸手不見五指。”如今只能在影視劇作品看到的場景,沒想到還出現在格加喀爾克村。“我剛來的時候,這里連個路燈都沒有。”井斌表示。

  村里長期以來沒有路燈,村民“亮化工程”的呼聲很高,駐村工作隊了解到這一情況后,爭取派出單位的支持,協調解決了30萬元,為村里安裝了106個路燈,鋪建了3.6公里的太陽能路燈,結束了村里的“黑”歷史。

  井斌告訴記者,從村委會出發,沿著綠草茵茵的小路徑直走去,就可以看到黃灰相間的二層小樓建筑,這就是為方便村民就業和生活新建的便民市場。白鶴美容美發店、迷人裁縫店、美景平價超市、晨光日用百貨……這些再普通不過的“生活必需店”卻是當地村民在脫貧之前享受不到的。

  人們常說,想致富先修路,可是荒漠戈壁橫亙在眼前,阻隔了村民們去縣城的道路。據當地人介紹,為支持有技術的人員實現家門口就業,村委會修建餐飲、娛樂為一體的建筑,滿足群眾日常生活需求,支持貧困戶優先創業,為他們提供資金、技術等方面的支持。目前,工作隊為群眾建設了1家便民超市、1座文化廣場、1間室內文體活動室。

  “我買東西都可以不用去鄉里或縣上了,村里超市的東西便宜,主要是還省了十幾元的路費。”村民玉蘇普喜笑顏開地告訴記者。

  此外,井斌還組織下沉包戶住戶干部和村民志愿者服務隊開展春耕備耕籌備工作,幫助村民夏收秋種。免費為村民發放化肥、冬煤,最大程度幫助村民緩解各種燃眉之急。與此同時,利用各類節日開展慰問,為困難黨員和群眾送去米面油等慰問品,婚喪嫁娶送去工作隊的慰問,切實讓群眾感受到了黨的溫暖。幫助群眾解決實際困難125件,走訪慰問群眾601余戶次,送去慰問金11.5余萬元。

  村民如孜麥麥提說:“井書記來了以后,不搞花架子,為我們干好事兒、辦實事兒,我內心里特別地感謝他。”

  激活內生動力高唱思想致富歡歌  

  “國語不會說,觀念腐又朽。”井斌在工作中發現,當地村民們普通話普及率較低,“等靠要”思想嚴重,脫貧內生動力不足是該村致富路上最大的“攔路虎”。

  面對這種情況,井斌帶領駐村工作隊,積極宣傳、移風易俗,以扶促教、以教助扶,引導村民實現從“要我發展”向“我要發展”的思想轉換。

  組織多樣化宣講,講述脫貧“真辦法”。“盡管當地村民普通話水平有限,但我們工作隊里有翻譯,我們采取多種形式向群眾宣講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圍繞黨的系列惠民之舉,利民之策說明今天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但富裕的未來還是要靠自己的雙手。另外,充分利用周一升國旗時間和‘民族團結一家親’結親走訪活動時間集中開展大型宣講活動。”井斌告訴記者,截至目前共組織各類宣講、講座130余次,受教育群眾近70000人次。

  苦口婆心,孜孜不倦,教育當地村民轉換思想跑道。當地村民反映,每當聽到哪個用工企業要招工,總能看到井斌的身影,他耐心為群眾做思想工作,解決外出務工人員的后顧之憂,他總像一個長輩,用他的智慧鼓勵村里年輕一代積極走出這樣無山可靠、無水可吃的地方,去學習新的知識和現代文明,用自己的雙手脫貧致富。

  扶貧當扶智,扶智先學“藝”。駐村工作隊結合本村群眾各種情況開展了多次技能培訓。村民麥西來甫家庭困難,自己也無技術,為幫助他走出困境,井斌多方協調,讓他先接受技術培訓,然后為他聯系了企業就業。麥西來甫說:“我現在每月能收入1500元,收入穩定,家里條件也好了,全家人特別高興,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我覺得特別自豪。”

  “花兒為什這樣紅,哎紅得好像,紅得好像燃燒的火。”這是廣為人知的新疆民族歌曲。“要想把日子過得紅火起來,最根本還是要村民們從思想上脫貧,從觀念上致富。而我也有信心,在2020年到來之際,帶領全村人民走出貧困,高唱幸福歡歌。”井斌強調。

  實際上,在新疆,像井斌這樣的扶貧干部不在少數。每當記者撥通新疆財政廳政府采購管理辦公室的電話時,電話的那端總傳來這樣的聲音:“他不在,去結親(扶貧)了。”另外,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一屆政協副主席、財政廳廳長彎海川等財政廳主要領導和廳黨組成員也經常到扶貧干部的駐地,去看望慰問駐村工作隊隊員,在調研了解工作進展情況基礎上,和大家一起深入分析形勢,盤點梳理推進工作中發現的問題,細化各項工作措施。

  “那里的花兒為什么這樣紅,因為有一批政采人正在譜寫脫貧的樂章。”采訪中,類似于這樣的感受多次在格加喀爾克村的村民中得到反饋。

小黄鱼烧烤赚钱不 六肖免费中特期期公开 沙麻是长沙麻将吗 2019年管家婆三肖期期中特 江西省多乐彩 真实赚钱软件 浙江6+1开奖规则3+1 互联网暴利项目资讯 上海11选5跨度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手机 经典单机麻将免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