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媒體>中國財經報微信

周末&心約|婚姻,是兩個人相愛相殺的江湖……

來源:中國財經報微信 發布時間:2016-02-22

  愛情在別處,婚姻是江湖

  文/桃花馬上石榴裙 

  1 

  在我有限的婚姻生涯里,2013年是觸底的一年。 

  那一年,兒子腸胃頻繁出問題,我只得連續幾個月抱著他奔波于家、醫院、推拿診所之間,本已心力交瘁,更讓我憤懣不滿的,是與老公的意見不合。

  我推崇中醫調理,而老公自小跟著當醫生的婆婆在醫院里玩耍長大,從小就被西醫理論洗了腦,他們全家都難以相信推拿、艾灸之類的療法功效。于是,家中分裂成中醫西醫兩大對立派系,我們年輕氣盛,爭論不休,各執一詞,互不相讓。而我那神經大條的親媽,絲毫覺察不到我情緒上的崩潰,還時不時地跟老公站在同一戰壕里說幾句風涼話,仿佛他們才是親娘倆。 

  那段時間他出差特別多,經常一走半個月,我一個人找專家、拿中藥、四處求醫,學習推拿艾灸。每每孤軍奮戰,我更加怨氣沖天,積壓了三年的問題,終于在那個蕭剎的冬天,火山一般爆發。吵架,指責,然后就是滿懷恨意的冷戰。 

  我感到對婚姻冰冷的絕望。這,完全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那時的我,心高氣傲,絲毫不肯靜心思考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案,只知硬碰硬地狂吵嘶吼,叫囂著絕不容忍委曲求全的生活。于是我一意孤行地辦了港澳通行證,打算春節放假獨自去香港散心。我破釜沉舟地計劃——從香港回來,一出正月,我就離婚。 

  進入臘月,我思忖再三,有父母有孩子,我總不能不辭而別。我在QQ上給他留言,告知了我的遠行計劃。 

  他快速回復:我陪你! 

  那一刻,我又心軟了。 

  我承認我們的感情,沒有小三,沒有出軌,沒有天崩地裂的矛盾,沒有離奇狗血劇情。我的心只是一次次死在了那些雞零狗碎的瑣事和不被體諒的艱辛里。 

  我聽見自己心里的聲音:我還愿意再給婚姻一次機會,我還愿意再試一次,換個地方找找愛情。 

  于是在臨近年關的最后幾天,他火速辦好手續、買好機票、上網搜集了出行攻略。父母很開明地將孩子帶回老家,任由我們自己計劃。 

  2 

  飛機在香港一落地,20度的舒適氣溫讓人渾身輕松。他預定了尖沙咀附近交通極為方便的酒店,下載了最新版本的導航,查閱了香港全部地鐵站和公交線,任由我天馬行空。 

  從北到南三個半小時的航程,仿佛把我帶入時空隧道。我們變回初戀少年,容顏干凈,笑容溫暖,手牽手走在浮華都市車水馬龍的街道上。 

  除夕夜在太平山頂看維多利亞港萬家燈火,回想多年前在高高操場上遠眺街道燈影寥落。 

  去香港大學散步,回憶初戀的大學校園。 

  去電影資料館,看夏夢、林黛、汪明荃、馮寶寶、薛家燕那些風華絕代的海報。 

  去kubrick書店,看書吃甜品,看一場電影,消磨一下午的時間。 

  去看古惑仔里十三妹掌管的砵蘭街,去找TVB劇情里提到的魚蛋飯…… 

  實際上,香港處處喧囂,并不是適合靜心的地方。 

  而那幾天,我們心無旁騖如膠似漆。沒有孩子的屎尿屁,沒有中醫西醫的分歧,沒有矛盾糾紛,沒有指責慪氣。我們彼此竭盡體貼包容依賴,白天十指緊扣,夜里相擁而眠。 

  我的計劃常在出門前一時三變,一會猶豫要不要去購物,一會又糾結看不看景點。 

  他卻說:“你知道嗎?我就喜歡你變來變去的樣子。女人就是這樣才可愛。不像你在家,一到周末就安排好去哪去哪,幾點干嘛干嘛,搞得比上班還累!” 

  我呸他:“你現在才覺出我可愛?我跟郭晶晶一樣的大臉盤,萬一被哪個豪門相中,我就不跟你回去了啊!”

  說罷我才意識到,我們這對逗比夫妻,已經幾個月不曾開過玩笑。 

  自由行結束,飛機落回陰冷潮濕的青島,像是做了個夢,從天堂回了人間。將父母孩子接回,帶回的禮物各自送出,行囊里的物件各歸各位。 

  一切都是原來的樣子:孩子照舊半夜哭鬧,臟衣服臭襪子存了一盆要洗,一日三餐吃什么還得費神考慮。假期過完,上班的心情比上墳還沉重,文件要簽字,客戶等回復,棘手問題要一一處理。 

  3 

  這就是生活。 

  熟路無風景,愛情在別處。 

  愛情混進婚姻,被煙熏火燎,被油污侵襲,被風化腐蝕,最終和我們一樣變得面目全非,從春心萌動兩頰緋紅的少女,到一臉菜色雙目無光的中年婦人。 

  這算一場短期的出離,還是一次暫時的逃避,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們用這樣一段旅程,去修復感情,縫補傷口,療愈創痛,找回失散已久的愛情,找回它最初的模樣。 

  我又何嘗不懂,旅行本身,并不能解決任何婚姻問題。無論你去西藏朝圣還是去泰山登頂,去瑞士滑雪還是去日本賞花,若沒有愛,一切都無力回天。最終治愈我們的不是旅程,而是從瑣碎疲憊的日子里跳出來,看清那份牽手走下去的決心與深情。 

  我們回來后共同起草了一份家庭公約,約定了在孩子的健康、教育等一系列問題上的處理原則。我們約定再出現任何分歧,都應求大同存小異,以我倆的一致意見為最終決定。我們約定任何一方父母若提出只合情不合理的建議,我們負責各自說服,我們約定若再起爭執,只要一提“香港”就必須無條件停戰。 

  生活永遠有解不完的小疙瘩。 

  只要串起這些疙瘩的,仍是那條愛的主線。 

  4 

  有人說,壞的婚姻是地獄,好的婚姻是人間。 

  總之別想找天堂。 

  曠日持久的婚姻更像一場枯燥的馬拉松,太容易讓人耗盡耐心,心生厭煩。于是滿懷怨恨,于是心有不甘。果真,這世上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 

  誰說婚姻是溫柔鄉避風港,真是瞎扯蛋。 

  婚姻明明是江湖。兩個人的江湖。男人女人相愛相殺,相生相息。人間百態,是非紛擾,恩恩怨怨,愛恨交纏。 

  生活是道場日日修煉,歲月如流水長久打磨。最終懂得這江湖路數,不是拔刀亮劍的巔峰對決,也不是舍我其誰的快意恩仇,而是嬉笑怒罵,酸甜苦辣。最后與苦痛掙扎倆倆相忘,刮骨療傷后相偎取暖。從前一些不得已,有朝一日竟也變得甘之如飴。 

  江湖本無傳說。無論是莊子說的“相呴以濕相濡以沫”,還是辛曉琪唱的“拈朵微笑的花看一段人世風光”,不過是隱忍、慈悲與惜福。 

  5 

  我至今仍時常做做“記得當時年紀小,你愛談天我愛笑”的少女夢,在一地雞毛的日子里爭取每年有一場讓肉身放空讓靈魂出竅的旅行,回來再以滿血復活之態面對存款數、學區房、難纏的客戶、未搞定的業務,一本本難念的家經。 

  哲人說:人生不過是家居,出門,回家。我們一切情感、理智和意志上的追求或企圖不過是靈魂的思家病,想找著一個人,一件事物,一處地位,容許我們的身心在這茫茫漠漠的世界里有個安頓歸宿,仿佛病人上了床,浪子回到家。 

  世間哪有永遠的忘憂歲月。誰不曾渴望鮮衣怒馬浪跡天涯,夢里有山巒花樹壯麗山水,而日子是油鹽柴米雞毛蒜皮。 

  《圣經》里說:愛是恒久忍耐,又是恩慈。 

  年少時的喜歡與迷戀,讓我們飄飄欲仙如夢如幻。 

  而成長后的愛和責任,讓我們踏實而有份量地踩在大地上。 

  6 

  后來的某個周末,我又制定了一堆計劃,要帶孩子去植物園,轉念又覺天氣不好,想改去游樂場。一會又覺得看電影也不錯。 

  老公面露不悅:到底要去哪? 

  我馬上蹦起來:“哼,在香港的時候你不是說女人就該變來變去才可愛嗎?!” 

 

  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嘿嘿地笑了。 

  婚姻里沒有楊過與小龍女。只有煙火凡人柴米夫妻。 

  我這個沒讀過武俠的人,講不出江湖秘笈。 

  唯愿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此情綿綿,愛無絕期。 

  誰不是來自山川湖海,卻囿于晝夜、廚房與愛。  

  即使我們心中有過一萬個逍遙遠方,最終也還是因為不舍某個人,而甘愿伏身紅塵。 


 

  來源: 樂活至上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小黄鱼烧烤赚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