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人文財經>悅讀

我與我的祖國 · 思憶抒懷

泥土戀歌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19-09-23

  喬秀清

  我捧起泥土,觀察宇宙洪荒的原態,解讀人類文明的歷史;我親吻泥土,傾聽來自天籟的聲音,吟唱山川萬物的戀歌;我魂系泥土,放飛游子思鄉的心靈,領略回歸自然的酣暢。

  我深深地眷戀故鄉的泥土,因為泥土養育了我、我的父親、父親的父親,我的祖祖輩輩都在泥土里耕耘。不僅如此,泥土還養育了人類,養育了萬物,可以說,泥土是人類和萬物神圣而偉大的母親。

  我是在泥土里長大的農民的兒子。廣袤的冀中平原是我生命的搖籃,而泥土則是我生命的根基和本源。參軍遠離故土,我情系故鄉的泥土,因為泥土里有我兒時的歡樂、彩色的夢幻、心靈的期待,泥土里更凝聚著我遙遠而纏綿的鄉思!

  泥土不僅是我生命的源頭,也是我涅槃的歸宿。我知道,在浩瀚的宇宙時空中,在蒼茫的大地上,我非常渺小而平淡,但我對泥土的情感是無邊的。

  自從脫離母親的懷抱,我最先接觸的是泥土。故鄉的泥土是褐色的、松軟的、溫情的、芬芳的。在故鄉的泥土里,我從坐到爬乃至站立行走,每天都沾一身泥土。跌跌撞撞的我,目送日出日落,斗轉星移,我告別了金色童年,在泥土里漸漸長大了。泥土里有我流逝的歲月和許許多多美好的回憶。

  時光荏苒,物是人非,許多往事已悄然遠逝,只有故鄉的泥土在我心靈深處散發著幽幽清香。

  兒時在泥土里翻滾爬行,那遙遠的蹤跡依稀可見,似乎一刻也沒有在我記憶中隱退,那是我留給世界最初的也是最純樸的童話。母親是這個童話的第一讀者,她從這幼稚的童話中開始解讀我的未來。

  我慈祥的母親啊,忘不了,你把渾身沾滿泥土的兒子抱進黃銅水盆里,用清水給我洗身。在母親的眸子里,赤裸裸的嬰兒就像平原上噴薄而出的紅日,那是母親心靈里無與倫比的美麗和無可替代的希望!

  故鄉的泥土給了我諸多的童趣。

  春天悄然來到平原,大地泛出晶瑩浪漫的綠色。泥土里鉆出嫩綠的小草和各色的野花,使我陶醉、使我瘋狂,也使我迷惑!那小草、野花還有大片大片的莊稼,在我兒時的視野里簡直是無法理解的神奇。直到現在,我也沒弄懂為什么泥土里會生長出這一切植物,我只當是大地母親對人類的饋贈!

  平原的盛夏,太陽把全部熾熱傾瀉給鄉村。村童們常常在樹蔭下的泥土里玩弄,躲避炙熱的酷暑。我和童年的小伙伴們在泥土里玩石子、玻璃球、杏核兒,聽著林間鳥兒的啁啾,心身融入自然,無憂無慮的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只自由自在、無比快活的小鳥。雷雨過后,我們幾個鄉村的調皮蛋又湊在一起,各自弄來一堆泥巴,捏成泥盆,在地上猛勁的摔,那嘭嘭的響聲震蕩了寂靜的村莊。那是泥土的聲音,自然純樸、清脆響亮,伴隨著麥浪搖曳的沙沙沙的響聲和布谷鳥遠了又近、近了又遠的鳴唱,匯成了大平原豐收的樂章。

  不錯,泥土能發出聲音,這是鄉村孩子天才的發現。我曾經多次捧起故鄉的泥土,在耳邊傾聽那來自天籟、來自遠古的窸窸窣窣跳躍的音符,相信那是世間最奇妙動聽的音樂。

  秋天,平原上的農民收獲著喜悅,我們這些饞嘴的孩子則盡情地品嘗著豐收的甜美!但是,我們沒有忘記泥土,她像剛剛分娩的母親,似乎有幾分疲憊,需要靜養。就讓秋風把我們一首首兒歌傳送給大地、滲透給泥土,那是我們對母親的酬謝和回報!

  雪花飄灑的冬天,平原上一片皆白。泥土親吻著來自天空的白色精靈。天地的契合,在我眼前展現出一個銀裝素裹、玲瓏剔透的世界!我在泥土上堆起雪人,那是天地的結晶,也是我幼小心靈滋生的“天人合一”的思想萌芽!當雪人在陽光下漸漸融化的時候,我感悟到,作為天地之間的人,是世間最尊貴的生命。

  呼嘯的狂風能把泥土卷上天空,最終,泥土回落大地緊貼母親的胸膛。

  喧嘩的暴雨能把泥土沖刷千里,最終,泥土還是投入大地母親的懷抱。

  泥土對大地的赤誠和眷戀是永恒的,任何力量都不能改變其初衷。

  從兒時開始,我眼巴巴看著一個又一個先輩和鄉親回歸泥土,長眠地下,在大平原的泥土里安息。故鄉的泥土以其寬厚的博大胸懷擁抱她的兒女,不論貧窮富有,不分高低貴賤,泥土給予他們同等的厚愛。這正是泥土公正坦蕩、博愛包容的品格。

  離開故鄉越久,對泥土的思念越深。

  生命是短暫的,泥土卻是永恒的!

  幾十年的軍旅生涯,我的足跡遍布江南塞北,天涯海角。無論是在風雪高原、崇山峻嶺,還是在邊陲草原、戈壁大漠,四處漂泊的我,心靈深處總是散發出故鄉泥土的芳香。

  泥土把我的心靈溶化了!

  我把全部情感溶化于泥土!

  詩人說:不要把自己當作珍珠,那樣時時有被埋沒的痛苦。要把自己當作泥土,讓別人踩出一條路。

  泥土不僅樸實謙遜,而且有獻身精神。可是,在當前激烈的競爭中,誰不想成為璀璨奪目的珍珠?又有幾人甘心成為泥土呢?

  清人龔自珍“化作春泥更護花”的千古絕唱道出了泥土精神的高雅,然而又能觸動幾個人的心靈呢?

  恕我大膽直言,在中國,最具泥土精神的是農民。

  民以食為天!這是盡人皆知的道理。可是食從何來?農民!幾千年來,世世代代的農民在土地上辛勤耕耘,才使華夏兒女得以生存繁衍。這種驚天動地的泥土精神使詩人發出了“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感嘆!

  我們不忘記泥土,就意味著不忘記農村、不忘記農民、不忘記我們的衣食父母啊!

  著名音樂家肖邦帶著故鄉的泥土奔走異國他鄉,從來沒感到孤獨,因為他身后站立著一個民族。

  我經常想,只要不忘記泥土,我們這個民族就有希望。

  艾青在詩中寫道:“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滿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這,恰恰揭示了我——一個農民兒子的心境。祖國母親,我和你一起在解放后的陽光下度過了七十個春秋。在漫長的歲月里,我一直保持著平原農民的本真,身上散發著泥土的味道。坦誠地講,我愿化作泥土,和大地的心臟一起跳動;我愿泥土精神,永遠在我血脈中流淌!

  (喬秀清,筆名樵夫,散文家。1946年出生,1965年參軍,曾任解放軍總醫院政治部副主任。中國散文學會會員,中國散文詩學會會員,出版散文集多部。歌詞《杏花雨》被評為第九屆中國人口文化獎。散文《洗臉盆里的荷花》獲2010年第四屆全國冰心散文獎。)

  

                                          《春色滿園》 林萬枝/作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小黄鱼烧烤赚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