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人文財經>悅讀

輝煌時刻

青春,在天安門廣場起舞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19-09-23

  姚曉剛

  有一份記憶,銘刻在我心里。每當思念閃回,一股自豪之情便在我心田泛起,喜悅幸福也溢滿渾身每一個細胞……

  1994年,我還是一個青春小伙,少校軍官,在總后勤部文化部當干事。那年是國慶45周年,就在閱兵部隊進駐閱兵村不久,部長將我叫到辦公室,對我下達了一道命令:參與北京國慶活動指揮部工作!

  第二天,我便去指揮部報到。一進屋,我看到已經有不少人在里面,大家面對的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地方政府女干部,她上前握住我的手說:“少校,你的任務,是組織總后六百名女兵參加國慶聯歡。”

  六百名女兵來自總后醫專,全名是總后醫學專科學校,以培養護士為主。我來到學校,幾位佩戴大校軍銜的校領導領著我去了操場。操場上,全校的女兵已經站成了十多個方隊,最前列的是女子軍樂隊,她們在北京名氣可不小,有幾名還是特招入伍的,是地方名氣不小的女子樂隊的演奏員。

  “怎么樣,夠你選的吧!”校長說:“1300多人,隨你挑選!”

  我感激地望著校領導,有這么多佩戴著紅色學員肩章、如花綻放的女兵們,何愁不能完成任務?

  只要六百名!全校的學員全部報了名,這可怎么辦?校領導也犯了愁。先定七百人訓練,一個月后,從中再選。那年的聯歡,舞蹈曲目分為《我愛你中國》、《年輕的朋友來相會》等,動作也是由指揮部聘請專家統一編排。我當時總結了一個口訣:“拉著手,仰著臉,轉著圈,跳著步”,其實動作本身不難,可是要動作整齊劃一還是有些不易。8月的北京天氣還較熱,為練好舞蹈動作,女兵們在操場上頂著太陽,一遍遍學著,汗水滴下,個個小臉都紅潤潤的。

  兩個月的訓練時間結束,部長陪同政治部少將楊主任來驗收。看完女兵的舞蹈后,主任對著喇叭又給大家打氣:“光榮呀!能在舉國大慶的莊嚴時刻,代表著總后官兵,代表著時代女兵的風采!能在神圣的天安門為祖國而舞,為母親而歌,我為你們驕傲、自豪!”

  七百名女兵只能去六百名,剩下的一百名怎么辦?許多女兵因為參加不了而傷心哭泣。

  醫專負責帶隊的戰友對著我說:“那么大的天安門多百八十人不算啥,你跟指揮部領導說說。”我說:“可能嗎?國慶各各環節嚴密細致,要是咱總后自己組織的活動,我說什么也想辦法讓大家都參加。”

  后來,還是校長有了妙招:在國慶之夜天安門廣場聯歡的同時,醫專在學校里也組織全體師生在操場聯歡,把那些訓練卻不能去天安門廣場的女兵們都安排到操場中央。

  盼望的節日到了,上午部隊統一觀看大閱兵,下午四點半,我帶領六百名女兵,乘坐十多輛擋風玻璃上貼有統一編號的汽車駛向天安門廣場。那時,四環路還沒修,車隊從萬壽路駛到西二環,再拐到天寧寺,然后經過宣武門、崇文門。19:30分開始聯歡,我們17:15分點就到了天安門。我們聯歡區緊貼在革命英雄紀念碑南側,再往南,在國旗飄揚的北側有一個大大的舞臺。兩個多小時,隊伍整齊地坐著、等待著,指揮部那位大姐跑來對我說:“讓戰士們活動活動!”她可能是擔心女兵們端坐著太累。當時我喜愛攝影,作為工作人員,我佩戴的紅色胸牌可跨聯歡區域行動。所以,我帶了兩臺相機、二十多個膠卷,準備將這一盛況好好拍下來。

  19:30分,炮聲鳴響后,天空綻放了一片煙花,如天女散花,似流星雨落。我的鏡頭對著天空,將快門放慢,這樣綻放的煙花,就會變成一條條畫到天幕上的彩虹……隨后,歌聲響起,天安門廣場上十萬聯歡的人群如浪花跳動在歡樂的海洋里。

  一陣陣鑼鼓敲起,一排排穆桂英頭戴長長的翎子,英姿颯爽地閃亮在北邊的舞臺上。我想拍卻擠不到舞臺前,只好換上長焦鏡頭,可惜取景器中只能看到穆桂英頭上那長長的翎子……

  兩支舞龍隊高舉著兩條紅色的長龍穿插于聯歡人流中,這應是聯歡會的高潮了。長龍在人群頭頂舞動,我焦慮于鏡頭拍不到龍身。這時,醫專女兵隊長老譚過來,他想了想一把將我抱起,我舉起相機,一陣狂拍……

  舞不知跳了多少遍,沉浸在祖國的懷抱,陶醉在快樂的海洋。時間過得格外快,當煙花燃放到三個波次,聯歡會就到了尾聲。天空的煙花、廣場四周的華燈卻始終照亮著初夜。

  事后,我拍攝的名為《騰飛的巨龍》照片被收入國慶45周年紀念畫冊,還參加了不少攝影展。時光過去二十多年,每每想起,我仍然激動萬分。

  青春能在天安門廣場上起舞,那是我人生最美好的瞬間……

  (姚曉剛,中國電影家協會文學創作委員會委員,著有長篇小說《幸福炮兵》、中篇小說《兩個女人》《丘八是個兵》等。作品獲全國“夏衍杯”、“曹禺杯”、全國首屆冰心散文獎,報告文學作品獲總后軍事文學獎。現任《中國紀檢監察報》廉政文化部主任。)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小黄鱼烧烤赚钱不